• >
  • 首页>
  • 图书馆>
  • 大坚固婆罗门缘起经

佛说大坚固婆罗门缘起经卷下

2002-12-19 680 报道:佛教天地
佛说大坚固婆罗门缘起经卷下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光禄卿传法大师赐紫臣施护等奉 诏译
  尔时辅相大坚固婆罗门实时来诣黎努王所。到已伸敬退坐一面。时王欢喜顾嘱慰安。辅相亦复肃恭对答。王言。大坚固。汝今为我度此国境分为七分。我与六人童子各各分理。是时辅相受王命已。实时度量分此地界。正北北隅。其界广阔。正南南隅。其界狭略。犹如车形。丑碳土。多人聚处。黎努王居。所有迦陵[言*我]国。奈多布啰城。摩湿摩迦国。褒[惺-生+土]那城。晚帝那国。摩呬沙摩城。苏尾啰国。劳噜迦城。弥体罗国。尾提呬城。摩伽陀国。瞻波大城。波罗奈国。迦尸大城。如是七国。各分界已。时六人童子于彼彼处。受王灌顶。各各为王。统理一处。从是已后。乃有七王。所谓黎努王。破冤王。梵授王。胜尊王。明爱王。持国王。大持国王。如是七王各分统已。后时六王又复集会。共诣辅相婆罗门所。到已谓言。大坚固。如汝所有。智谋才略。助佐黎努大王。我等六王愿汝同彼。亦相赞助。辅相婆罗门闻是言已。同佐七王。诸所有事悉共参议
  尔时辅相婆罗门其后又复教授七千婆罗门。诵彼经典。教授七千婆罗门。读彼经典。时诸长者婆罗门士庶人民。咸知咸见辅相婆罗门如是才智。互相议言。此大坚固。是为真实大婆罗门。复能与诸婆罗门众。教授读诵围陀典章

  是时辅相婆罗门闻众议已。作是念言。此诸婆罗门长者士庶人民。处处相聚参议。于我假以称扬。谓我才智。又复目我。而为真实大婆罗门。此非我宜。我且自观。实非真实大婆罗门。我今不复与诸婆罗门教授读诵围陀典章。正使广知。诚非我善。况复世间我身色相而不久住。我昔曾闻。先德耆旧大婆罗门智者所说。婆罗门法中。于夏四月。寂止一处。修悲禅观。彼观若成。大梵天王当来现身。施所求愿。若如是事。是我所乐。我应如说修此禅观。如是言念已。时辅相婆罗门将欲于夏四月中寂止一处修悲禅观。即诣黎努王所。到已白言。大王。我今乐欲。夏四月中寂止一处修悲禅观。愿王听许。时黎努王言。大坚固。随汝所欲。今正是时
  尔时辅相婆罗门。得王许已。诣寂静处。谛心专注。于夏四月中修悲禅观。过夏四月已。当苾刍布萨白月十五日。即于彼处。依婆罗门法。以新瞿摩夷。先涂其地。然作四方火坛。其坛中心复作火炉。时辅相婆罗门沐浴其身。着新净衣。从北而上。至坛南界。掷吉祥草。遍覆坛地。面北而坐。执宰噜[口*缚]。施作火事。以祀梵天。尔时辅相婆罗门作法未久。忽于北方有大光相。辅相婆罗门见是光已。生希有心。身毛喜竖。转复肃恭。谛心而住。其光炽盛。昔所未见。尔时大梵天王现光未久。从北而来虚空中住。其辅相婆罗门一心欢喜。仰观虚空。乃见大梵天王处干空中。实时合掌顶礼说伽陀曰

  威神色相光明具   是何圣者现空中
  我今虽见不能知   惟愿如实为我说 

  尔时大梵天王即说伽陀。答辅相婆罗门曰

  彼诸净行者悉知   我于梵界而常住
  又复诸天知我名   汝婆罗门应自审 

  辅相婆罗门复说伽陀曰

  所须净水及座位   苏蜜乳粥味中胜
  最初奉献我专心   惟愿梵王哀纳受 

  大梵天王复说伽陀曰

  所须净水及座位   苏蜜乳粥味中胜
  汝婆罗门最初献   我今如应为汝受 

  辅相婆罗门说伽陀曰

  五欲诸境名此界   得生梵世名他界
  我忻是义发问端   惟愿梵王听许我 

  大梵天王说伽陀曰

  此界他界二义中   随汝所乐恣汝问
  我今听许悉无疑   汝问云何当速说 

  尔时辅相婆罗门即作是念。我于今时。欲解疑惑。先以何义。问彼梵王。为问此界义由何发起邪。为问他界义由何得生邪。辅相婆罗门又复审思此界义者。谓由五欲发起。此不应问。我今当以生他界义问。彼梵王作是念已。即问大梵天王言。勇猛清净者。大梵天王。我今问汝。愿解疑惑。大梵人中。若欲求生寂静梵天界者。当修何行。而能得生
  尔时大梵天王即说伽陀。答辅相婆罗门曰

  修无我者即净行   心住一境悲解脱
  离诸欲染烦恼除   此等得生于梵界 

  时辅相婆罗门白大梵天王言。如大梵所说伽陀中言。修无我者是即净行。我于此义已能解了。谓一类人起正信心。修出家法。剃除须发。被袈裟衣。舍诸富乐。若少若多。智能随转。若高族中若下族中。其心平等离诸取着。但持三衣一钵。余无所有。于诸学中。教授学法。身语意业。具足清净。净命自资。离诸过失。如是名为修无我者
  又如大梵所说。心住一境。我闻其言。亦解是义。谓有一类修定行者。内心清净。住一境性。无寻无伺。定生喜乐。证二禅定。具足所行。此即名为心住一境
  又如大梵所说。悲解脱者。我闻其言。亦解是义。谓有一类修悲行者。以悲俱时所生之心。先于东方。遍运悲心。其心广大。具足所行。平等无二。亦无限量。无冤无恼。如是东方行已。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一切世界。广运悲心。具足所行。亦复如是。此即名为悲解脱者
  又如大梵说言。离诸欲染。烦恼除者。我闻其言。不解是义。大梵何等为烦恼。云何人中能令烦恼而得清净。诸烦恼海充满流注是中。云何令修行者得生寂静彼梵天界
  尔时大梵天王即说伽陀。答辅相婆罗门曰

  贪瞋痴慢疑忿覆   恼害诳妄并悭嫉
  起此染法及谤他   是等名为诸烦恼
  远离如是诸烦恼   即于人中得清净
  诸烦恼海塞其源   得生寂静梵天界 

  时辅相婆罗门白大梵天王言。如大梵所说。诸烦恼法。我闻其言。了解是义。我若在家。一向缠缚。我若出家。一向离过。当修清净正白梵行。何以故。有生皆灭。人命短促。若不觉知。死堕恶趣。是故我今自知自觉。宜善修作。行正梵行。不复世间造诸恶业。大梵我今舍家。而求出家。惟愿大梵知我心意。大梵天王言。如汝所欲。今正是时
  尔时空中所现大梵天王作是言已。隐而不现
  复次会中。五髻干闼婆王子前白佛言。世尊我于今日。闻此梵王于世尊前说因缘事。我忽思念。彼时辅相大坚固婆罗门者。岂非即是佛世尊邪。佛告五髻干闼婆王子言。如是如是。彼时辅相大坚固婆罗门者。即我身是。我念往昔。彼辅相大坚固婆罗门出家等事。汝曾闻不。五髻答言。不也世尊。我昔未闻。佛言。五髻我今次第。为汝宣说。五髻。彼时辅相大坚固婆罗门作火事已。往诣黎努王所。到已跪拜。恭向王前。说伽陀曰

  我有意愿今启白   黎努大王国界主
  我舍相位求出家   愿王自理国政事 

  尔时黎努大王即说伽陀。答辅相曰

  汝若阙少所须用   一切欲者我当与
  若人娆汝今速言   我以王法为治罚
  汝如我父我如子   汝我相助岂相离
  汝虽为相亦我师   何故于今发是语 

  辅相婆罗门说伽陀曰

  我诸所用无阙乏   亦非他人相娆恼
  但为我闻真实言   发出家心无改转 

  黎努大王说伽陀曰

  非人所说何真实   何故信听如是言
  勿将斯语以为真   弃辅相位求出家 

  辅相婆罗门说伽陀曰

  天子我先作火事   勇发清净专注心
  依法布坛火祀天   以吉祥草而作用
  大梵天王大仙圣   应我所求即现身
  我闻彼说真实言   是故坚发出家意 

  黎努大王说伽陀曰

  如汝辅相善所说   我今悉能生信解
  汝既得闻先圣言   此出家心何能转
  汝心犹如虚空净   复如净妙琉璃宝
  如汝所修我亦随   我因汝故得开悟 

  时黎努王说伽陀已。又作是言。大坚固。汝心清净。乐修善行。随汝所欲。汝有归趣。我亦有归

  时辅相婆罗门复说伽陀。前白王曰

  汝王当舍诸欲境   若执著者即愚夫
  应发坚固离着心   三摩呬多忍力具
  此所悟者清净乘   此清净道真常住
  此所宣说正法门   由此得生梵天界 

  五髻。彼分理诸国者六王。闻辅相婆罗门舍辅相位乐求出家。即集六王。共在一处。时辅相婆罗门乃自往诣彼六王所。到已跪拜。白诸王言。诸王当知。我今欲舍彼辅相位。惟愿诸王。各各别求助国政者。设有授学。别依师范。我今乐欲出家修道。何以故。我于大梵天王所。闻真实言。谓烦恼法。应当舍离。从是已后。不乐在家一向缠缚。我若出家一向离过。当修清净正白梵行。何以故。有生皆灭。人命短促。若不觉知。死堕恶趣。是故我今自知自觉。宜善修作行正梵行。不复世间造诸恶业。时彼六王咸共议言。此辅相婆罗门何故弃舍富贵。而求出家。婆罗门中亦有爱乐于富贵者。我等应当以富贵事。劝请彼人令勿出家。尔时六王共参议已。咸谓辅相婆罗门言。我等六王以富贵事一切所欲。劝请于汝。然今我等。所有富贵。皆是依法而得。言已即出广多财宝。诸富乐具。授与辅相婆罗门。时辅相婆罗门白六王言。大王。今此财宝诸富乐具。我悉自有。一切丰足。然我所有。亦依法得。我自所有。尚悉弃舍。况复于今受诸王赐。我今决定志求出家。何以故。我于大梵天王所。闻真实言。谓烦恼法。应当舍离。如是乃至如前广说。五髻。时彼六王复相议言。婆罗门中亦有爱乐姝妙妓女。我等应答与彼令受。尔时六王共参议已。即以姝妙妓女。与辅相婆罗门。王言。我此妓女。色相殊丽。肌体充实。容止可观。复多能解。汝宜纳受。勿复出家。时辅相婆罗门白六王言。大王。我家自有四十妻室。色相殊丽。肌体充实。容止可观。端正齐等。虽复自有。尚悉弃舍。况复于今受诸王赐。我今决定志求出家。何以故。我于大梵天王所闻真实言。谓烦恼法。应当舍离。如是乃至如前广说。五髻。时彼六王咸谓辅相婆罗门言。汝今坚欲求出家者。且复更俟。过七年后。我等诸王子孙及弟。各成立已。我等亦当随汝出家。汝大坚固。若有归趣。我等诸王亦有所归。时辅相婆罗门白六王言。若俟七年。极为久远。我今坚志愿速出家。何以故。我于大梵天王所。闻真实言。谓烦恼法。应当舍离。如是乃至如前广说。六王又言。汝大坚固。若不尔者。更俟六年。或复五年。乃至一年。辅相答言。若俟一年。极为久远。我今坚志愿速出家。六王又言。若不尔者更俟七月。辅相答言。若俟七月。极为久远。我今坚志愿速出家。六王又言。若不尔者。或复六月。乃至半月。辅相答言。若俟半月。极为久远。我今坚志愿速出家。六王又言。若不尔者。更俟七日。辅相答言。大王若俟七日。斯为可尔。我所出家。舍苦从乐。今正是时。五髻。尔时辅相婆罗门往诣七千教诵经典婆罗门。及七千教读经典婆罗门所。到已普告一万四千诸婆罗门言。善来善来。诸婆罗门众。汝等所有围陀典章。若读若诵。从今已后。各别求师而相教习。我今出家。无能教汝。何以故。我于大梵天王所。闻真实言。谓烦恼法。应当舍离。从是已后。不乐在家一向缠缚。我若出家一向离过。当修清净正白梵行。何以故。有生皆灭。人命短促。若不觉知。死堕恶趣。是故我今自知自觉。宜善修作行正梵行。不复世间造诸恶业。时彼一万四千婆罗门众。俱白辅相婆罗门言。我师智者。勿宜出家。何以故。夫出家者。少其义利。少其威德。少有称誉。若彼婆罗门者。有大义利。有大威德。有大称誉。时辅相婆罗门告彼一万四千婆罗门言。汝婆罗门。莫作是语。莫作是语。汝等当知。夫出家者。有大义利。有大威德。有大称誉。而婆罗门者。少其义利。少其威德。少有称誉。如汝诸婆罗门有所知解。一切皆从师授为缘。是故汝等。勿生异见。时彼一万四千婆罗门众。俱白辅相婆罗门言。如师所说。如是如是。夫出家者。有大义利。有大威德。有大称誉。乃至我等有所知解。一切皆从师授为缘。汝师今时若有归趣。我亦有归。时辅相婆罗门。复告一万四千诸婆罗门言。我所出家。舍苦从乐。今正是时。时辅相婆罗门。还诣自舍四十妻所。谓诸妻言。善来善来。汝等各各当诣彼彼亲族中去。或复乐住别婆罗门族。我今舍汝。志求出家。何以故。我于大梵天王所。闻真实言。谓烦恼法。应当舍离。从是已后。不乐在家一向缠缚。我若出家一向离过。当修清净正白梵行。何以故。有生皆灭。人命短促。若不觉知。死堕恶趣。是故我今自知自觉。宜善修作行正梵行。不复世间造诸恶业。时四十妻俱白辅相婆罗门言。汝大坚固。应为师尊时汝即是师尊。应为夫主时汝即是夫主。应为善友时汝即是善友。今随汝所欲。汝有归趣。我亦有归。时辅相婆罗门。复谓四十妻言。我所出家。舍苦从乐。今正是时。五髻。尔时辅相婆罗门。所应告语。遍告语已。于七日中。正信坚固。归佛出家。须发自落。袈裟着身。成苾刍相。威仪具足。辅相婆罗门。既出家已。时彼七王悉舍国境。亦随出家。所有七千教诵婆罗门。亦随出家。彼四十妻亦随出家。是时复有无数百千诸人民众。各各随喜。悉乐出家。五髻。时辅相大坚固婆罗门远离诸欲。证阿罗汉果。证圣果已。复为同梵行者。说诸声闻种类法门。彼闻法已。解了其义。当生梵界。是时大坚固声闻。复为诸同修梵行者。说诸声闻种类法门。彼闻法已。解了其义。得生欲界四大大王天。又有一类同梵行者。闻法悟解。生三十三天。或有一类同梵行者。生夜摩天。或有一类。生兜率天。或有一类。生化乐天。或有一类。生他化自在天。五髻。彼时会中若男若女。及同梵行者。或于大坚固声闻起过失心者。身坏命终。堕地狱中。彼时会中若男若女。及同梵行者。于大坚固声闻起净信心者。身坏命终。得生天界。五髻。彼时大坚固声闻。周行城邑聚落境界。普为一切若王若臣。若长者。若婆罗门。乃至士庶人民。教化利益。令舍邪道。是时国中王臣长者。诸婆罗门。修梵行者。及在家者。乃至一切士庶人民。咸作是言。归命圣者大坚固。七王辅相快哉。今日得大善利。如是世尊宣说往昔因缘事已。五髻干闼婆王子心生欢喜。远尘离垢。得法眼净
佛说此经已。五髻干闼婆王子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