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资料库>
  • 清凉山志

伽蓝胜概

2002-08-13 3073 报道:佛教天地
  峰峦示鹫岭奇形,远承佛国;楼阁涌宝王殊相,近现毫端。此十刹海清凉之界,实万菩萨显化之区。故经律秘于金刚,仲鼓达于忉利。须知佛土庄严,非夸一时之富美;爰以檀那功德,足为永劫之资粮。试观贝园布金,长者即生天上;聚沙成塔,童子终证菩提。况藉清众之修持,绍隆正法;即仗佛光之临照,佑庇群生。佛法不可思议,功德定不唐捐。虽历朝之兴废不一,而业林之缔构宜隆也。
  志伽蓝
  按古传,五峰内外佛刹凡三百余所,多系先古帝王兴建,今皆消沉。大孚灵鹫,肇于汉明,立寺之始也。其中诸寺,或五峰抱出,或双岭中开,或叠起严中,或耸居云外。楼台现乎杳霭,钟声出于烟萝。至若天城现影,金阁浮空。无著误入,不是人间。法照归来,犹存山麓。此不思议界,圣境冥现矣。历代以来,诸刹废兴,沿革数目,难以悉记,今略禄显著于左支耳,台内佛刹,凡六十八。
  大显通寺  古名大孚灵鹫寺。汉明帝时,滕兰西至,见此山,乃文殊住处,兼有佛舍利塔,奏帝建寺。滕以山形若天竺灵鹫,寺依山名,帝以始信佛化,乃加大孚二字。大孚,弘信也,元魏孝文帝再建。环币鹫峰,置十二院。前有杂花园,故亦名花园寺,至唐太宗重修。武后以新译华严经中,载此山名,改称大华严寺。观国师于中造疏,至明太宗文皇帝敕重建,感通神应,自昔未有,故赐额大显通。古传中有两堂圣众,非戒定慧全者,莫预此寺。自明初以来,敕旨护持,凡十余道。永乐三年,设僧纲司,率合山僧祝釐,本州月给僧粮,至嘉靖间始革其粮。王啸庵诗:“五月行踪入大孚,万松如翦雪平铺。寻真客到青萝嶂,驻锡僧居白玉壶。几代苔文留锦字,诸天钧乐护灵符。炉烟经卷停云阁,不信人间有画图。”丘坦之诗:“却向凋陵后,追思初建时。空廊留古像,毁殿落新泥。幡断犹存字,苔封不辨碑。圣人不复作,遣迹重伤悲。”
  大宝塔院寺  显通之南,五峰之中,有育王所置佛舍利塔及文殊发塔,因为名。永乐五年,上敕太监杨升重修大塔,始建寺。万历戊寅圣母敕中相范江李友重建。恢巍壮丽,冠于清凉。命比丘圆广主其焚修。释正秀诗:“佛刹岿巍倚碧空,诸天寒色照帘栊。琼楼静掩裟罗月,宝塔香飘苍匐风。百道明霞浮几上,数声清梵落云中,万年慧炬通霄汉,洪福应归圣主宫,”丘坦之诗:“宝塔白毫光,传从阿育王。万山如磬拜,千佛共称扬。铃铎迦风乱,栴檀逆鼻香,夜深闻梵乐,清切动悲伤。”“百尺轮王藏,壮严不可当。曲藏无量佛,巧创大明王。登眺多高阁,经行有步廊。规模拟忉利,形胜擅清凉。”镇澄诗:“御节下清凉,山林品果光。皇华辉鹫岭,佛日焕龙章。宝刹开初地,金绳界上方,功兮何所致,明祚万年昌。”
  大圆照寺  显通之左,古称普宁寺。永乐初,印度僧室利沙者来此土,韶入大善殿,坐论称旨,封圆觉妙应辅国光范大善国师,赐金印,旌幢遣送台山,寓显通寺。至宣德初,复诏入京,广宣秘密。无何,辞归山,上未许。明日示寂,上闻,痛悼之。御祭火化,敕分舍利为二。一塔于都西,建寺曰真觉。一塔于台山普宁基,建寺曰圆照。正德间封张坚参为法王,赐银印,兼有都纲印。
  大文殊寺  即菩萨顶真容院。唐僧法云自建殿堂,拟塑圣像。有塑士安生,不委何来,请言圣仪。云曰:“大圣德相,我何能言?”相与恳祷,求圣一现。七日,忽光中现文殊像,遂图模塑成,因名真容院。历代人君,不废修饰。明永乐初,敕旨改建大文殊寺。敕赐贝叶灵文,梵文藏经,朱书横列,御制序赞。每帙盛以锦囊,约以锦绦,护以菁毡,并钦造文殊镀金像。万历辛巳间上敕太监李友重修。释秋崖诗:“古今皇帝勅,寺启鹫峰头。客喜松间屋,僧栖云外楼。群山皆北向,二水自南流。名字闻天竺,神僧荷锡游。”镇澄诗:“古寺晚峰头,登临兴未休,林烟笼绀殿,幡影挂朱楼。僧度溪桥月,鹤翻双树秋。坐来深院寂,夜雨一灯浮。”
  大广宗寺  鹫峰南半麓,正德初,上为生民祈福,遣中相韦敏建寺,铸铜为瓦,今称铜瓦殿。赐印,并护持。命秋崖等十高僧住。紫柏真可诗:“方丈萧萧倚鹫峰,显通久寂讲经钟。更怜铜瓦风霜老,祗恐重来不易逢。”“鳞鳞万瓦五峰中,不用泥烧用铸铜,无奈朔方冰雪甚,住僧无力可支倾。”储御史诗:“仙宫开晓日,鹫岭住高僧。气宇闲林鹤,襟怀古涧冰。秋崖图晚节,苦海羡先登,坐见超凡界,昆崙驾大鹏,”秋崖诗:“小朶天城寺,百年我遁中,青山云影淡,紫府树林丰。洗钵龙吞水,扶筇鸟入空。天机何处是,黄叶舞秋风。”
  罗睺寺  塔院东北隅,唐建。张天觉于此见神灯,有感,修饰。成化间,赵惠王重建。
  广缘寺  鹫峰寺,古名大王寺。世传昔有王子弃国出家,于此建寺,明朝改建。后有妃子寺,即王妃出家处。
  法王寺  妃子寺后,明张法王建。
  普济寺  华严谷,亦名北山寺。明成化间,澄孤月,禅行闻于代王成炼,始建寺,今为代王香火。孤月诗:‘深隐岩阿不记年,名缰利锁莫能牵,七斤衫子重聊补,日炙风吹愈转鲜。”“飒飒春风和鸟哀,清音直到耳边来。炉烧柏子端然坐,对月残经又展开。”镇澄诗:“落日北北寺,萧然古涧边。白云生翠崦,明月下寒泉。孤鹤栖双树,疏钟破晓烟。焚香坐清夜,暂尔已忘缘,”正秀诗:“齐余聊结伴,来此叩禅关。古寺开前代,危楼倚北山。僧持灵锡去,龙带岭云还。寂寞烟霞里,优游且共攀。”
  般若寺  楼观谷,唐无著尝入化般若寺,因建寺名焉。成化间立禅和尚,道行闻晋王,重建。觉玄诗:“有缘尊者信前生,童子开门远迓迎。尽说曾游般若寺,不知谁在里头行。虞山瞿太虚诗:“寒岩一片支,徘徊长松顶。下偶幽栖人,往来樵牧境。相看两相得,无言意自永。冷风忽飘拂,吹度清凉岭。斐亶金色界,望望何辽迥。如逢绣墩翁,或对均提名。为问般若寺,可与衡茅并。仙衣几时还,天末日引领。那得寒潭中,复驻悠悠影。”性善诗:“古洞岩阿一径通,石门幽掩薜萝中。青衣自昔迎先觉,金色于今摄后蒙。风奏松音回劫梦,日薰花气露春容。自怜未会三三意,把笔徒劳绘太空。”
  太平兴国寺  楼观谷。宋沙门睿见结庐于此。平生自誓者四,眼不观非法之色,耳不听非法之声,口不道非法之语,心不缘非法之事。太宗平晋,闻师道,诏见行宫。敕建寺,赐额太平兴国,以师主之,即杨五郎之师也。中有五郎祠。五郎之后,真宝,代洲人,以义为质,能外死生,钦宗厚遇。靖康之乱,宝为金酋所获,庭抗不礼。金不忍杀,百方劝诱,终不顾。且曰:“吾许宋皇帝以死,为佛弟子,岂当为妄言耶?”怡然受戮。上闻,痛悼不已,立祠本寺,今祠没焉。秋崖诗:“宋世功臣志异常,弃名林下学僧郎。乾坤到此谁堪并,独许英风动帝王。”“阿师功业与天齐,恨杀丹青不与题。傥得将军常在世,宋朝争肯属单于。”
  法云寺  即华严岭,唐三昧姑,开化处。代藩中官王朝,因僧真善开拓重修。丘坦之诗:“欲览诸山胜,先须渡法云。万山开釜口,五顶各支分,侑佛山中乐,留兵涧底芹。老僧慰辛苦,安置费殷勤。”
  普恩寺  普济寺东山,旧称西天寺,元建。明洪武间,具生室利板的达寓此。道闻于上,诏入京,应对称旨,赐龙章护持。正统间赐藏经,兼护持。洪武御制诗:“师心好善善心渊,宿因旷作今复坚。与佛同生极乐天,观空利物来东边。目有神光顶相圆,王公稽道拜其前。笑谈般若生红莲,周旋俯仰皆幽玄。替佛说法近市廛,骅骝杂遝拥粉钿。飘飘飞度五台巅,红尘富贵心无牵,松下趺坐自忘缘,人间甲子不知年,此之谓入如来禅。”
  平章寺  金建。
  报恩寺  并在华严谷,皆荒凉。
  金界寺  华严谷,唐建。张商英于此见神物。成化初,清玉禅师重修。
  万寿寺  亦名玉花寺,中台东南麓。隋有五百应真栖此,龙神修供。有骡数十疋,不用人驱,自能入市运粮,朝去暮归,率以为常,过夏俱隐。是时白莲生池,坚莹若玉,七日乃烁。代牧砌其池,志曰玉花,明改为万寿。
  铁瓦寺  玉花池南,元建,三泉寺入焉。
  寿宁寺  在三泉寺南岭,古名王子焚身寺。高齐第三子,自识宿命,厌尘劳,于此燃身供圣,菩萨现形火光中。内侍刘谦之回奏,帝悼之,敕建寺焉。唐普雨大师奏昭示重修。拔州田百顷,充常住费。宋景德初,敕改建曰寿宁。元华严菩萨者,有道僧。成宗及英宗幸山,命右丞相巴思,重修葺焉。
  西寿宁寺  元碧峰建。
  三塔寺  鹫峰之西,万历初敕建,僧了尘主之,李环洲诗:“八十禅翁号了尘,锡飞来自天之津,见明水月成空寂,风静岩花解悟真。法藏度流三塔寺,江山收尽五台春。浮生半日逢君话,浪迹乾坤愧化身。”
  殊像寺  梵仙山左,有文殊驾狻猊像,神人所造,见者肃然,生难有想。镇澄诗:“瞻对金容意黯然,依稀身在福城边。南询有路无人践,烟水茫茫镜暮天。”“南国莺啼花雨天,吾师开化福城边。等闲一顾青莲眼,证人无生已六千。”“吉祥妙德相难穷,有作何能尽至功。唯有菩提心界里,一轮秋月下寒空。”
  日光寺  在凤林谷。嘉靖初,独峰和尚建。
  宝林寺  日光北。嘉靖间古灯禅师建。
  凤林寺  嘉靖间,彻天和尚卓庵。常有盗贼至,见二虎据门,贼乃革恶,因呼为二虎禅师,万历初,道闻于上,改建为寺,额曰凤林。五年敕建慈寿寺,使官徵之,不可。使官强起,师辟谷七日,乃终。赐祭,塔于本山。一江和尚诗:“五月清凉界,谈经入凤林。松风和梵语,流水奏幽琴。云淡曼殊面,花妍古佛心。不须觅黄卷,遍演法王音。”镇澄诗:“古木寒岩寺,山门控碧流。丹梯接上界,复道绕重楼。松老鹤巢稳,云闲僧舍幽,何时抽杖履,于此事清修。”
  护国寺  鹫峰南,三里许。元成宗敕建,真觉国师住此,著《慧灯集》。明弘治间周国母重建。镇澄诗:“探奇来古寺,触目动幽怀。路绕万松曲,门迎一水开。丹墀迷蔓草,功壁没青苔。不见谈经者,空堂云自来。”
  帝释宫  即今玉皇庙。
  碑楼寺  宫南。
  万圣佑国寺  交口东山麓,元海印大师居此,注肇论。英宗为建寺,赐号弘教大师,镇澄诗:“白社翠巅头,登临思转悠。风烟千嶂暮,钟磬一林幽,清写藤萝月,寒生薜荔秋。虚堂无一物,坐看大云流。
  观海寺  即明月池,在大文殊院南二里元魏建,成化间月舟禅师重修,清康熙间吻叶和尚重建,后有夫缘和尚中兴,立为十方常住,慈心利物,本分为人。法本诗:“万松深处梵王宫,幕翠迥岚知几重。定起峰头新月上,一枝松影下帘栊。”
  吉祥寺  即清凉桥,在中台南麓,思昙和尚重建,历四世,而至离尘和尚,不剃度,不分发,不私蓄,不别众,凡有作务,以身先之。故内外诸省,皆知有清凉桥丛林者,代不乏人尔。
  佑国寺  即南山寺,台怀南五里,奎衷和尚重建,后有仁山和尚中兴,立为十方常住,结制安禅,寸阴不废。
  大文殊院  即沐浴堂,在佑国寺南三里,吻叶和尚建,后有本空和尚中兴,立为十方常住,授戒安禅,躬行慎切。
  护众庵  在观海寺南五里,原是丛林,因无其人,数年歇响,后有如然和尚,复整为十方常住,葺废修残,弘戒演经,晓夜不懈。
  镇海寺  交口西南岭畔。
  雷音寺  在海螺城。紫柏真可诗:“云里有雷音,透迤一径深。好将三里雾,化作万方霖。蛟室寒岩裂,僧居夏木森。我来了宿约,去住两无心。
  云集庵  在晓天梁。
  天圣寺  井沟,嘉靖间建。
  灵峰寺  阳白谷,唐建。成化间,义宾上人约五十三人,结社参禅。皇戚周善世来游,观众有感,割金三千重修。秋崖诗:“一室千峰里,幽居少客临。经函就月案,禅榻倚云岑。极目空无地,潜心无古今。流馨到人世,故我得相寻。
  中峰寺  圣水寺  天城寺  三寺俱在阳白谷,皆灵峰寺支院。
  天盆寺  依山得名,近有空上座重修。
  日照寺  天盆谷。
  金灯寺  南台东北麓,元建。成化间,一庵重修。性善诗:“梵刹碧山旁,金灯夜吐光。众生心有感,菩萨用无方。萝月庭秋冷,松风海曙苍。五更初定起,清磬听何长。”
  金阁寺  南台西北岭畔,昔人见金阁浮空,因建寺。杨彩诗:“尘中日夜恣昏狂,暮景来参古佛堂。高阁崚嶒银汉近,白云缥缈玉毫长。一乘此际窥宗旨,千手翻疑涉杳茫。兀坐颓然尘念净,数声清磬倚斜阳。”王道行诗:“驾壑朱甍乍有无,云开福地忽平铺。莲华十丈承神足,贝叶千函锁佛图。香积厨中松火冷,湟槃会上石床孤。瞻依共说通身眼,保似怀中不二珠。”镇澄诗:“杰阁倚雄峰,登临兴未穷。怡然观物化,肃尔礼慈容。帘卷千山雨,窗念万壑风。倚兰何所思,霜月挂寒空。”
  竹林寺  中台南三十里,唐法照误入化竹林,因创寺,名焉。历代以来不废修葺。丘坦之诗:“遍刻千尊佛,存来不记年。纤微岂人力,妙丽自天然。殿毁塔犹在,山荒名尚传。寺僧头尽白,亦复昧因缘。”秋崖诗:“清凉山畔几丛林,罗列千峰万木森。溪涌寒云流碧玉,风飘落叶散黄金。纵横雁塔星霜古,敧侧龙碑岁月深。多少禅宫看代谢,徘徊谁不动愁吟。”
  清凉寺  中台南四十里,元魏寺文建。历代以来,不废修饰。唐宋皆设僧正司。祝颢诗:“后岭前峰迭送迎,景多目眩乱吟情。青山影里僧家住,绿树阴中客骑行。流水洗心尘垢净,凉风吹鬓梦魂清。山高已见诸天近,明日登临见化城。”
  智道庵  中台南麓,即清凉泉侧。万历间释明经建。
  望海寺  东台,元建。嘉靖间秋月禅师重修。镇澄诗:“宝刹陵霄汉,登临意廓然。云霞连海岱,岚色接青天。远塞冥鸿杳,长空孤月悬。始知身是梦,回向礼金仙。”
  普济寺  南台,宋建。成化间重修。性善诗:“策杖寻幽上翠巅,清凉春尽景芒妍,千崖花缀千崖锦,五顶峰连五顶天。梵刹召斑陵日月,经堂寂寞锁云烟。真容欲观知何在,极目苍苍意惘然。”
  法雷寺  西台,唐建。明法聚重修。晋阳西屏诗:“台山远蹑势陵虚,台上高彪不可居。五顶插霄皆嵲嶫,万林蔽日终扶疏,旧闻胜槩风光异,今觉间游怀抱舒。遍历峰巅望西极,恍疑天近地无余。”
  灵应寺  北台。五台唯此山高风猛,人难措泊,往者多冻馁而死。隆庆初,释圆广与徒明来构居,开粥以济饥寒,万历丁亥,释佛秀募造文殊大像,未遂,竟以劳死。感梦慈圣施金,佛始成。遣中使陈儒,载送峰顶更建殿宇供奉,为祝釐之所。丘坦之诗:“客子新游地,文殊旧道场,壮严讬圣母,护法有龙王。殿与云霄近,山多松柏香。风涛复暴作,愁绝老僧房。”
  演教寺  中台,唐建。弘治间玉禅师重建。中有铁落,藏舍利焉。秋崖诗:“嵯峨高万丈,气宇眇蓬莱。塔影连台汉,钟声出斗隈。龙池藏日月,圣地绝尘埃。天下多名胜,难同是五台。”
  净土庵  栖贤谷。嘉靖间玉峰和尚开山,历试苦行,尝四十余日昏散不入。后广集细流,事净土行,因结庵。新安明渊诗:“雪发头陀遁僻林,定忘昏散道犹深。双眉不著人间梦,一尘高劫外音,野衲从风因有道,山禽相狎为无心,蒲团夜照清凉月,一榻松风独自任。”
  龙兴庵  栖贤谷。嘉靖初太虚和尚卓庵于此。初住,林茂无人。正旦,见金色女,手执莲花立石上,俄而不见,流光满谷,又常闻龙鸣,居无何,大开社火,广接方来,丛林鼎盛,因为名。镇澄诗:“纷纷逐荣辱,大士独惊心,避俗离寰闺,诛茅入远岑。林花观代谢,沤影识浮沉。定入千峰夜,寒云一榻深。”
  灵鹫庵  华严谷,东岭,正德间僧官从铃建。
  大钵庵  紫霞谷。群峰拱抱,茂林森耸,无边禅师得楚峰和尚道,济下廿八代。楚峰常嘱曰:“尔后有钵饭,当共衲子食。”嘉靖甲子卓庵于此,掘得铜钵,受斗余,遂成丛林。伏牛法光诗:“住老台山不记年,蔬餐涧钦乐心田。去埋五顶谁人到,雪覆千峰独自眠。击钵谩歌佛祖句,缚茅常结水云缘。自从勘破西来旨。此段因缘不易传。”镇澄诗:“群山环抱树森森,大士开图岁已深,铜钵埋来应有识,可知原是旧丛林。”
  静林庵  紫霞谷。释真容所构,学天目中峰禅,梓其书以施人。寂江诗:“静林庵结碧岩阿,目极溪山乐处多。帘卷白云生远岫,窗含明月映澄波。灯寒绝涧龙蛇冷,路僻羊肠虎豹过。门掩清凉无个事,数声啼鸟隔烟萝。
  杂华庵  塔儿沟,僧正参建。
  法云庵  即古弥陀庵,在龙门上。长干德清居此,号为憨山子。清幼岁人呼为清郎。万历已亥与友妙峰卓庵于此,掘地得石座,上勒”清郎居“三字,有契焉,遂居之。镇澄诗:“独宿千峰里,良宵开竹房。幽松发爽籁,澹月生微凉。野色凝心静,溪声引兴长。魂清眠不得,拥衲坐绳床。”
  大林庵  有凤林谷,金陵素庵法师构。
  龙树庵  在车沟,嘉靖初,宝印、楚峰、玉堂同参大川和尚,曰:“向去三人载一车。”后至蛇沟,共结庵而居,致成丛林。盖蛇沟,旧名车沟也。杨海州诗:“岩扉一榻它,便遣红尘累。巾裾带月清,枕簟流松翠。梵磬夕转幽,花雨睛带坠。莲社倘相容,日耽菩提醉。”谢畹溪诗:“三老习禅静,结宇白云林。户外数峰秀,岩前众壑深。夕阴连雨足,空翠落庭昏。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栖凤庵  天盆北岭。嘉靖间宝峰建。释紫崖诗:“峰头嘉木绿依依,客子寻芳路转迷。清磬一声寒雨外,淡烟缥缈隔幽栖。”
  华严庵  栖凤庵东北,嘉靖末,僧古檀能育华严,于此卓庵。
  白头庵  南台东北十余里。昔有行者,生而皓首,神异颇多。嘉靖间,卓庵于此,后罔知终焉。性善诗:“自香然一老叟,来自无何有。手揣紫节藜,飘飘鹤随后,雨鬓带秋霜,未拟年多寿。隐显翠微中,樵牧传之久。乞食向人间,结庵倚山阜,紫气拥崖巅,丹砂煮星斗。乘兴入篷莱,相寻不相偶。题诗细咨询,遗踪果非谬。”
  卧云庵  中台西南麓,明建。法光诗:“卧破白云不出山,终朝无事乐闲闲。一声清唳松头鹤,格外风光那可攀。”
  不二楼  西台北,楼倚二圣对谈石。景泰间,宣城公子游此,遥见紫金楼沃出云表,因建重楼,拟所见也。嘉靖丙寅,永平法师慧月至此,见文殊、净名二圣对谈,须臾失之。有感,偈曰;“清凉有分归来晚,大圣无缘奉观难。一句了然千圣外,相逢何事自颟顸?”先是成化间,有老尼居此,自忆宣公子再来,发其私隐,皆符契,将终,勒石志曰:“吾若来时,必阐华敢,重修是楼。”月公至此,请华敢凡五遍矣。故时人呼为华严楼,亦曰三生楼。镇澄诗:“大士谈经不二楼,八功德水印明秋。泠泠清梵满山谷,散入冥空不可收。”“谈经人在翠微中,缥缈烟霏隔几重。欲寄此心无可托,长随片月挂西峰。”“冰雪谈经岁已深,萧条瓶钵挂高岑,虚空不住婆娑影,劫火难销刻苦心。”
  东台外九寺。台外佛刹凡三十六。
  华林寺  在古华岩,唐建。至明朝凡四修。
  香云寺  华林相邻。
  香虆寺  华林之东。中有乳头香虆。
  龙蟠寺  大会谷。其山状若蟠龙。
  凤岭寺  龙蟠相邻。
  温泉寺  台东南五十余里,古传昔有王者婴疾,至是就浴,疾差,因建寺。元重修。
  铜钟寺  大会谷中。有神钟,受三十斛,彫文镂藻,绮焕可观。寺僧慧灯受戒赴京,及归,钟失。徘徊怆恻,冥启大圣。忽闻空中报曰:“钟乃拘楼秦佛时,兜率天王所造,今收入金刚窟中,尔何求耶?”灯遂勒石为铭云:“寺法器,世无伦,击振吼,息烟尘。集圣贤,灭夺因。被收入,金刚轮。谁得知,闻空神。表神钟之去处,绝后代之疑之。”
  龙泉寺  台东南旧路岭,宋建。嘉靖初群盗纵横,往者惮之。有马大士者,不知何来,依止废寺。遇贼即杀,群盗乃绝,由是道路复通,往来无难。马公将卒,以三门托燕京大智宗主,以慈惠及物。山之野民,靡然从化,耻为盗者,皆愿施,重修其寺。谚云:前日马那吒,今朝智菩萨。燕京释永庆诗:“龙泉抱古寺,梵影出重城。乔木团青盖,丹崖列翠屏,朝烟诸壑暝,秋水半溪明。讲罢西斋月,萧然一榻清。”
  南台外九寺
  灵境寺  去台二十里,成化间释清善建。法本诗:“萧萧灵境倚云层,拽杖南来试一登。币地莓苔敷卧具,半龛萝月代昏灯。缁衣有力耕南亩,白社无人叩上乘。览尽清凉多少寺,不堪愁思忆衰兴。”
  石塔寺  亦名小柏寺,台东南谷,元建。
  裟婆寺  台西南三十里,高齐释玄赜卓庵于此。诵华严,有妇携子。数年听经。赜疑之。妇即知其疑,告曰:“师莫疑!我名裟婆,乃龙母也。因闻法得悟,我将脱是类矣。”赜曰:“孰当信汝耶?”妇指龙池曰:“我若真悟无生者,此之深陂,涌成高阜。”一言讫,随手而起,即成高阜,如即化去。后人目其阜,名龙宫圣堆。玄赜于此建寺,名曰裟婆,龙母名也。镇澄诗:“华座巍巍树影重,白云不散讲时钟,龙闻了义乘通去,梵宇犹存翠霭中。”
  佛光寺  台西南四十里,元魏孝文帝建。帝见佛光之瑞,因为名。唐解脱和尚于此藏修。参政王陶诗:“五台山上白云浮,云散台空境自幽。历代珠幡悬法界,累朝金刹列峰头。风雷激烈龙池夜,草木凄凉雁塞秋。世路茫茫名利者,尘机到此尽应休。”
  嵌岩寺  台南六十里,元魏孝文帝建。
  赤崖寺  圣福寺  法华寺  殊公寺  并在仙花山阳。其廓魔、石台、双岭等寺入焉。
  西台外九寺
  秘密寺  在秘魔岩,岩谷幽深,隐者星布。唐木叉和尚于此藏修,始建寺。大千和尚诗:“览胜登临兴有余,秘魔岩畔几间居。羊肠石径通幽谷,鲸首钟声透碧虚。隐隐龙宫多子母,萧萧僧舍少亲疏。何时得遂归来志,相共云间展钵盂。”
  圭峰寺  峨谷,隋建。觉玄诗:“几年闻说圭峰寺,未暇从容试一游。丹凤翻来形势古,青猿啼断海山秋,霜钟掏日开金殿,铁钵分泉漾碧流。嘉赏每思酬宿愿,爽吟先付管城候。”
  豹子寺  熊头寺  向阳寺  育王寺  望台寺  石门寺  六寺并在峨谷,隋唐所建。
  铁勤寺  台西南六十里铁勤山,唐慧洪大师建。镇澄诗:“西山清凉路转遥,铁勤方丈倚青。铿锵涧水幽琴合,起伏云山翠浪朝。僧定虚堂生白月,鹤飞双树动清彪。头陀更在深岩下,默默无言味寂寥。”
  北台外九寺
  宝积寺  台北谷。
  木瓜寺  台北谷。
  普济寺  大黄尖南麓,唐建。
  公主寺  台西北谷,元魏第四诚信公主出家建。唐有尼掘得尺璧,献武则天,下敕重建。唐末,唯德禅师重修。
  净名寺  台西北繁峙县南,唐建。具九山龙戏龟之势,寺在龟背上,宋兴国间敕建。金大定间重修。元天历二年推官郭珙重葺。天觉诗:“月满汾川宝铎寒,谁来此地葬金棺。育王得道行空际,尊者飞光出指端。天上凝云常覆定,人间劫火漫烧残。三千世界无留迹,聊向阎浮示湟槃。”
  正觉禅院  台北,临滹沱,宋称天王院。宣和初,黄冠所侵,改神霄宫。三年,复佛寺。时有真容院僧慧识主之。邑人仰重,相与踊跃葺之,复请额于朝,赐名正觉禅院。将立石志其事,识以言于大夫王公元礼,礼复言于承德郎高公植。植为文,其略曰:“昔我师释迦,以修多罗教,付阿难陀,以正法眼藏,付大迦叶,由是宗教并行。今五台山善言佛者,宗则佛光解脱师,教则华严观国师。其间名流继出,代不绝人。自宋以来,唯教仅存,其言宗者寂无闻,顾识所主院,独以禅名,奈何?”植复于礼曰:“事固有实废而名存者,难圣人不去也。昔子贡欲去告朔之吃吃羊,孔子以为羊存,犹得以识其礼。故告之曰:“尔爱其羊,我爱其礼。”盖存其羊,冀礼之复行也。识之院榜之曰禅,其谁曰不可,礼固知识之志也。请并记以告将来,其有能发最上乘者,庶几因是而得解脱。复于此土传无尽灯,则于世尊拈花嘱付之意为不孤矣。”
  清源寺  大黄尖下,二十里,元建。群峰环抱,山气日佳,禅者之栖也。关西僧戒喜,久参悟中和尚。及辞,中曰:“尔缘在北,逢源而止。”万历初,至此卓庵,掘地得残碑,因识清源古基也。
  兰若寺  大黄尖北二十里,唐建。万历初,法华道者游行五顶,诵法华,日夜无怠。后挂锡于此重修。中有卓锡泉、宋谷寺、天宫寺、入焉。镇澄诗:“清凉北控太行峰,望入烟霄紫翠重。日暮白云飞不尽,几回敲断夕阳钟。”
  普光寺  今名黎谷寺,在文岫山,金璧峰藏修处,洪武间敕修,上赐诗以旌之。金公尝依华严,制为佛事,梵音哀婉,凡四十二奏。唯本寺袭其法,四方学者,于兹灌顶受业焉。御制诗:“沙门号璧峰,五台山愈崇。固知业已白,此来石壁空。能不为禅缚,区区几劫功。处处食常住,善世语庞鸿。神出诣灵鹫,浩瀚佛家风。虽已成正觉,未入天台丛。一朝脱彀去,人言金璧翁。从斯新佛号,盏水溢蛟龙。飞锡长空吼,只履挂高松。年逾七十岁,玄关尽悟终。果然忽立化,飘然陵苍穹。寄与璧峰翁,是必留禅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