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首页>
  • 杂论>
  • 慈善事业

大连市慈善总会义工妈妈和她的病残"子女"们

2004-11-22 561 报道:佛教天地
  11月20日消息 据大连晚报报道:大连市慈善总会甘井子队有位义工名叫史桂兰。今年52岁的史桂兰退休前是大连华录集团的一个普通职工,退休后她的养老金“差一毛八就五百元了”,但她从未觉得这些钱对她这个单亲母亲来说太少,相反,她认为自己比一般人要富有——“除了我的亲生儿子外,还有五个孩子叫我妈妈,这种快乐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提到孩子们,史妈妈满脸都洋溢着笑容义工妈妈和她的五个病残子女首席记者唐榕要让没腿的“儿子”站起来女
  没腿的“儿子”小梁,是史桂 兰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
  小梁名叫梁冬生,今年25岁,他不知道自己的家乡在何处,生身父母又在哪里,他只记得自己被一个陌生人拐带出来。当他被关在一个大院子里时,趁人不备他逃了出来。此后,他就随着列车到了一个又一个城市,吃旅客剩下的食物,睡在火车站。不知不觉间,他已长成一个大小伙子。虽然他吃了很多苦,可他最自豪的是,自己从未偷过、抢过。
  2002年,小梁在我市一家工地找到刷油漆的工作,这是他平生第一份正经工作,他格外珍惜。可年底时,包工头却不给他工钱。于是,小梁到甘井子区一小区找包工头要钱。包工头的老婆开门见是小梁,就称包工头在外面还未回来,让小梁到外面等。小梁怕找不着包工头,一直坐在外面等。那天晚上寒风刺骨,又饿又累的小梁在楼外睡着了。天蒙蒙亮时,一位晨练的大妈叫醒他时,此时小梁的两腿已失去知觉。
  好心人将他送回工棚,工友们把他放在电褥子上暖和。哪想到,这种方法却让小梁的双腿失去了最后被挽救的机会。不久,工友们发现小梁的双腿自膝盖以下已经变黑,再去找包工头时,发现包工头全家都已不知去向。万般无奈,工友们只好报警,民警紧急联系市救助站将小梁送到医院抢救。
  小梁被送到医院的那天,正赶上史桂兰受慈善总会委托在医院照顾一个病人。她在为病人取药时,听医院工作人员说救助站送来一个小伙子,腿冻得坏死了,马上就要截肢。“当时我的心‘咯噔’一下子,我当即就跑去看他。”史桂兰至今还记得自己刚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感受。
  由于小梁双腿组织坏死严重,医院决定对其双腿高位截肢。“我见到小梁时,他刚做完手术,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由于没有了双腿,他是那样的瘦小,脸色比纸都苍白,看到他的惨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史桂兰说,他注意到小梁身上并未像别的手术患者那样打吊瓶,便忙找护士问究竟。一位护士说,大夫已经开了血浆要为他输血,可小梁因营养太差,静脉血管都是瘪的,无法输液。
  小梁见到史桂兰后一言不发。史桂兰拿来牛奶让小梁喝,可小梁却将头转向了墙壁。“我当时想,反正自己也是一个自小不知道爹妈在哪里的流浪儿,现在又没了双腿,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死就死了吧。”小梁说,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字:死。
  史桂兰看出小梁的心思,她不管小梁听不听,反复地开导他:“没有腿,可你还有手、有脑子嘛。张海迪也是残疾人,她坐在轮椅上不也成了许多健全人的榜样吗?”从那天起,史桂兰几乎天天呆在小梁的病房,为他洗衣擦身,接大小便。小梁一颗冰冷的心终于解冻了。
  在史桂兰和其他义工的精心护理下,2003年6月,小梁出院了,民政部门将他送到庄河养老院。
  今年大年初一,史桂兰突然接到小梁从庄河打来的电话。电话中小梁只说了一句话:“我想叫你一声妈妈,你就是我的亲妈妈。”史桂兰激动地说:“他出来挂电话,需要从养老院的台阶上爬下来。他没有腿,不知道他是怎么下来的。”
  大年初四,史桂兰与20多位义工一道包了一辆车来到庄河养老院。小梁见到他日思夜想的妈妈,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细心的史桂兰发现,小梁的左腿残肢处有些红肿,小梁说,那里经常疼得让他睡不着觉。“不行,不能让孩子再遭罪了,我得想办法带他回来治伤,我想让他安上假肢重新站起来。”
  春节过后,史桂兰多方奔走联系为小梁治伤。在救助站的帮助下,4月12日,史桂兰将小梁接回大连。
  “从4月12日至9月末,小梁的左腿残肢一共动了六次手术。每次做手术都要住十来天院,出院后我就把他接回家再住十天半月。一些人见我带着他来回奔波,就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自己是‘义工’。他们问谁给开饷,我说没人开饷,他们就叫我‘彪子’。可我就愿意当这样的‘彪子’。”史桂兰说,眼见小梁一天天健康起来,她开心得不得了。
  市残疾人联合会会长李扬听说了小梁的遭遇后,专程来到医院看望小梁。当小梁提出想安装假肢的请求时,李会长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李会长离开时,史桂兰追了出去:“残联能不能想办法救助小梁,让他站起来?”李会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截肢的部位太高,安装假肢有困难。全市那么多需要救助的肢残人,不可能人人都安。”史桂兰不死心,她又请求慈善总会侯连筠秘书长出面协调。经多方努力,小梁终于有望安上假肢重新站起来了。让她们体会“家”的滋味 2002年我市成立了市慈善总会,当时已被单位“放长假”的史桂兰立即被这个组织所吸引。“我理解慈善总会就是一个做善事、做好事、无私奉献的团体,能到这样一个团体里当义工,是我最大的愿望。”史桂兰很快就到慈善总会报了名,成了慈善总会甘井子队的义工,不久,她还担任了甘井子队的队长。 “从我当上义工后,每周六下午不管刮风下雨,我都会和其他义工一道去市福利院帮助照顾那里的孩子。福利院里有一个患脑瘫的五六岁男孩,名叫国胖,每次我去时都抱着他看看外面的世界。时间一长,国胖竟然能听出我的脚步声。后来,国胖被送去寄养了,可每次我到福利院时,似乎还能听见他喊妈妈的声音。”史桂兰没想到,她对福利院孤儿的一片爱心,引起了有关领导的注意。去年春节前,福利院请她帮助寄养两个孤儿党华和党辉。这两个大姑娘已二十一二岁了,可由于党华属智力障碍并全颚裂,党辉先天性脑瘫、行动困难,她们很少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 “她们一进家,我就忙着为她们找学校。义工中有热心人帮忙,很快就为她们联系好去一家残疾人培训中心上学。两个孩子可高兴了,特别是党辉,由于她患有脑瘫,平日里走路都要扶着墙,这之前她一天学也没上过。从上学那天起,她们每天都早早起来,高高兴兴地等着出门。党辉现在走路、坐公交车都没有问题了;党华因为学习好,培训中心还想一度留她当教师呢。”提起两个女儿的进步,史桂兰感到非常自豪。 但提起为了两个孩子所付出的努力,史桂兰更是一言难尽。“两个姑娘从小在福利院生活,养成了个性太强的毛病。就以一日三餐为例,福利院每天都给孩子们吃新做的饭菜,可咱家有时需要吃些剩饭菜,这时她们就会不高兴,不是勉强只吃一点,就是故意用勺子刮 盘子、碗表示不满,为了让她们高兴、吃好,我就做到每天都让这姐俩吃新做的饭菜。”为了更好地照顾这姐俩,史桂兰辞去了义工队长一职,专心当妈妈。 今年春天,史妈妈为她们买线衣时,党华要求买一套白色的。春天穿过后,党华将未洗的白线衣装进塑料袋里直接放进衣箱。秋天到了,该穿线衣了,史妈妈想起党华的那件白线衣,让她找出来穿,可她磨蹭了半天也不肯找。在史妈妈的一再督促下,她才不情愿地找出那个塑料袋,可白线衣已经变成黄色的了。“我就借此教导她,衣服不洗就放进衣箱是不行的。女孩子爱漂亮是应该的,可爱干净却更重要。”史桂兰说,自己就是在这不经意间,教会了两个女孩子做好自己的事,她认为,这是当妈妈最应尽的责任之一。 “这姐俩中,党华的心气比较高。”史桂兰说,党华刚来家里时,附近的一些孩子嘲笑她走路的姿势“像个大猩猩”,这让党华感到非常苦恼。为了纠正她的走路姿势,史桂兰一连几天带她到附近的学校看别的女孩怎么走路,然后让党华一遍遍的练习,现在,党华不仅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而且走路的姿势也优雅了,这让党华平添了许多自信。 除了教两个姑娘照顾好自己外,史桂兰还想方设法让她们学会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为了教她们做米饭,史桂兰手把手地从淘米教起,虽然她们常常把干饭做成了稀饭,但史妈妈仍对她们予以鼓励。 “说实话,我最担心她们动煤气。有一次我要出去办事,临出门时,我让她们自己将饭菜热一热吃。可就在我快到家时,突然接到小女儿惠惠的电话,说自己喘不上气来,好像是心脏病犯了。我急忙赶回家,一打开门,一股煤气味扑面而来,吓得我忙将门窗全都打开。后来才发现她们热好饭后没关煤气,造成煤气泄漏,这件事我至今想起都觉得后怕。 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让她们动手做饭,因为她们不可能在我家呆一辈子。如果将来她们能结婚,也可凭借今天学会的本事,操持家务,抚养自己的孩子;如结不了婚,而是回到福利院去,她们也可帮那里的工作人员做些事情。”史桂兰为两个姑娘的将来做了周全的规划。捐肾也要给小女儿做手术
  1994年史桂兰刚搬家至泡崖小区,一天上街买菜时,一名自称住在附近的男子将一个出生仅40天的女婴交给她帮忙照看一下,然后就不见了踪影。这个女婴就成了史桂兰的小女儿惠惠(化名)。
  我那时“放假”在家,虽然厂里的生活费勉强能养活我们母女,可我很快就发现惠惠身体有毛病。医生仔细检查后称,孩子是先天性心脏病,必须进行手术才能保住她的命。这让我不知所措,甚至一度想将她送给能给她治病的人家。
  惠惠到了上学的年龄,史桂兰整天背着她上学,生怕孩子出现心力衰竭。可下课时,同学们都蹦蹦跳跳地玩,而惠惠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孩子那失落的眼神,让史桂兰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为孩子做手术。
  “大夫说,开胸手术至少需要3万元,而不开胸的介入手术,则要5万元。我不忍心让孩子胸前有个大刀口,就选择了介入手术。为了准备钱,我跟大夫商量,如果医院有病人需要肾移植,我就把自己的肾捐出去,只求能为惠惠换个手术费。可能是我的一片苦心感动了苍天,惠惠学校的校长带领全校师生捐了1.1万元,社会各界又捐了上万元,医院减免了剩余部分。”史桂兰说,她需要感谢的人实在太多了。
  现在,惠惠回到了同学们中间,成了学校品学兼优的学生。课余,她还能帮助妈妈照顾家里的两位大姐姐。
  前几天,史桂兰又捡了一个女儿。这是她偶然遇见的一位二十多岁的智障女孩,史桂兰听说她没有工作,就留下了她家的电话号码,积极为她找工作。没想到这女孩将史桂兰当成了骗子,找到史桂兰所在居委会,告了史桂兰一状。但几天后,当她真的在史桂兰帮助下找到了工作,并且开了300元工资后,这个女孩找到史桂兰家,向她跪下说:“从今以后,我就叫你妈妈。”
  有了五个病残子女的史桂兰,被慈善总会评为我市十佳义工。与荣誉相比,史桂兰最高兴的还是自己的所做所为得到了儿子的支持。史桂兰的儿子现在在航务三处工作,工作之余他也尽最大所能帮助那几位病残弟妹。他常对妈妈说:“只要妈妈愿意做的事,我就只有支持没有反对。”图片说明:史桂兰与她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儿子”。
分享到: